<meter id="rzacx"><strong id="rzacx"><dl id="rzacx"></dl></strong></meter>
    <output id="rzacx"></output>
    <code id="rzacx"></code>
    <meter id="rzacx"></meter>
  1. <label id="rzacx"><sup id="rzacx"></sup></label>

    <big id="rzacx"></big>

    分享

    更多

       

    一个明朝悲情英雄之死:这个江山,不值得我守

    原创
    2019-03-12  最爱历史...

    大明天启五年(1625),八月的一天。

    56岁的囚徒熊廷弼,被?#21644;?#21009;场。

    提牢主事张时雍,看到熊廷弼的胸前挂着一个小布袋,问他:袋子里装着什么东西?

    熊廷弼答:我的无罪申辩书。

    张时雍又问:你没读过《李斯传》吗?里面怎么说的,“囚安得上书”(囚徒不能上书)!

    熊廷弼驳斥他说:是你没读过《李斯传》。这句话是大奸臣赵高说的。

    说完,将申辩书交给张时雍,请他转呈天启皇帝朱由校。

    引?#26412;?#21009;。

    一代守辽名将,悲情收场。

    朱由校没有替他平反。

    随后继位的崇祯皇帝朱由检,也没有替他平反。

    大约100年后,明朝敌?#35828;?#21518;代、早已坐稳?#35828;?#22269;江山的乾隆,读到熊廷弼的?#24405;#?#19968;针见血地指出:

    明之晓军事者,当以熊廷弼为巨擘。读其《陛辞》一疏,几欲落泪!而以此尽忠为国之人,首被刑典,彼其自坏长城,弃祖宗基业而不顾者,尚得谓之有人心,具天良者乎?

    明朝自坏长城,该死。

    熊廷弼画像。

    熊廷弼第一次被派往辽东,是万历三十六年(1608)。

    任务是,调查镇守辽东的老将李成梁

    那一年,熊廷弼40岁不到,李成梁82岁。

    万历朝的边疆危机一度得?#20132;?#35299;,?#30342;?#22823;将居功甚伟:东南戚继光,东北李成梁

    李成梁前后镇守辽东近30年,拓疆千里,战绩卓著。清人写《明史》,评价他说:“边帅武功之盛,(明)两百年来所未有。”

    其实,早在万历十九年(1591),李成梁?#35328;?#24377;劾去职。到了万历二十九年(1601),整整10年,没有李成梁的辽东,屡易总兵,都无所作为。

    朝廷没办法,只得返聘李成梁,老将再出马。

    重新出山5年后,出事了。辽东总兵李成梁与辽东巡抚赵楫,擅自弃地八百里,将万历初年开拓的宽甸六堡(今属辽宁丹东)让给努尔哈赤。

    当地居民六万户被迫回迁内地,流离失所。

    事情?#20540;?#21160;静很大,朝廷明令彻查。

    李成梁解释,弃地是一项奇谋,作为诱饵,?#25112;?#21162;尔哈赤。

    熊廷弼认为,李成梁与赵楫之罪,“献地不止弃地”,“通虏不止啖虏”,根本就是献地私通女真人。罪可至死。

    熊廷弼是科举出身,不是职业军人,但他性格刚烈耿直,具有大无畏精神。万历皇帝派他巡按辽东,调查李成梁,估计正是看中他这一点。

    传说,熊廷弼巡行到金州,是年大旱。他到城隍庙祈祷,约定七日内要带来雨水,不然就毁掉其庙。随后他离开金州到?#26031;?#23425;,超出约定期限三天了,天仍不下雨,于是他派人持剑赶回金州毁庙。派去的人还没?#31995;剑?#39118;雷大作,暴雨如注。

    他的大无畏精神,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  随着调查的深入,熊廷弼发?#33267;死?#25104;梁更多的问题。

    李成梁是辽东本地人,以前作战神勇,全赖他的一帮家丁。这帮家丁与李成梁结成利益共同体。早年,李氏集团为了自身发展,想要建功立业,与国家想要御虏靖边的意志一?#38534;?#22240;此,虽然不时出?#32622;?#39046;战功、掩败为胜的事,但总体上,李氏集团破敌立功,战绩还是辉煌的。

    不过,朝廷第二次起用李成梁后,李氏集团的利益已经板结,无论?#38405;?#23545;外,他们都宣称并由衷地认为:辽东一块土,没有李氏是镇不住的。

    这时的辽东,针插不进,水泼不进。整个官员系统都出自李氏门下,其他人一去,待不了几天就会被轰走。

    万历皇帝选中熊廷弼进驻辽东巡视,目的已经很明显。

    明朝皇帝最怕的事,不是外族寇边,而是内部形成地方山头,尾大不掉。所以任命文官武将,一定要形成牵制,防止一人独大。

    当时,多少名将的悲剧,均是肇始于这种政治平衡术。

    但熊廷弼忠心耿耿,似乎没有觉察到?#32422;?#25104;了皇帝的枪手,更没有预?#31995;?#26446;成梁的命运,将来会在?#32422;?#36523;上重演。

    他认真做事,详细调查,欲置李成梁于死地。

    在他眼里,李成梁的所作所为,根本不是为?#26031;?#23478;边境安全,不是为了辽东的安定,而是为了个人及集团的私利。

    老道的万历皇帝觉得可以收网了,下了一道诏书,称赞李成梁“镇辽年久有功”,应予以恤典。让李成梁体面地退休,逐渐让出了山头。

    不让任何势力占据绝对优势,这是皇帝们深信不疑的领?#23478;帐酢?/span>

    熊廷弼第二次被派往辽东,是万历四十七年(1619)年。

    准确地说,是该年六月,萨尔浒之战后约3个月。

    任务是,作为辽东经略,?#24080;安?#23616;去的。

    他当年巡按辽东,三年时间,兴屯田,筑堡垒,严厉整军,从不姑息养奸,使辽东风纪为之大振。

    朝廷上的官员有目共睹,不管愿不愿意,都必须承认:熊廷弼不仅是摧毁地方山头的“枪手”,或许还是能够救时?#20303;?#25405;颓?#20540;?#22823;才。

    但熊廷弼多少有些郁闷。他在南直隶(今江苏南京)学台任上,主持科举考试,秉公录取,淘汰了一批不学无术却企图走关系的官绅要人子弟,而这些子弟大多是东?#20540;?#21518;人。

    熊廷弼因此得罪了东?#20540;常?#20174;此陷入无尽的党争之中。

    这时候,因为打死了违规学生?#24405;?#29066;廷弼遭到弹劾,停职审查。他返回江夏(今湖北武汉)老家,避见官府,不问政事,只是终日游山饮酒。

    表面优哉游哉,其?#30340;?#24515;十分痛苦。国事不堪,正是用人时,而他却被“废置?#26412;?#23478;。他在一首诗中抒发了满腹忧愁:

    归来无事乐无休,手倦抛出卧小楼。

    百啭鹊鹂惊午?#21361;?#25968;声燕语破眷愁。

    数年后,发生了萨尔浒之战。这次战败,是明朝与后金战争态势的一个标志性的转变。明军在辽东军事?#38382;?#24613;转直下,?#38382;?#22823;坏,由攻势变成了守势,由优势变成了劣势。

    如何?#24080;?#36797;东残局,成为一块烫手山芋。

    蛰居老家多年的熊廷弼,才被人想起来。

    熊廷弼救国心?#26657;?#24102;病每天昼夜兼驰二百余里,?#20960;?#36797;东。当他抵达辽阳,展现在面前的是一幅战败后的?#26131;矗?#24369;兵羸马,朽甲钝戈。

    检查军中武器,竟然发现“刀不能刑鸡,棍不堪击犬”

    更可悲的是,辽东民心?#36797;ⅲ?#23478;家抱怨,在在?#32487;印薄?/span>

    面对困局,熊廷弼采取了持久的防御方针,招抚流民还乡生产,同时整肃军纪,处死了一批临阵逃脱和贪赃枉法的将领。

    他上疏弹劾罢免?#27515;?#25104;梁的儿子、总兵李如桢,说他“徒知拼死,而不能灭贼”。有勇无谋,会坏了大局。

    经过一年的整顿和治理,熊廷弼在辽沈要地构建起一条依托军堡、积极防御的战线。

    万历四十八年(1620),努尔哈赤曾?#25163;?#20853;?#22402;ィ?#32467;果被明军打得狼狈而逃。熊廷弼固守的辽东,一时固若金汤。

    然而,这一年,在帝国的核心,一场前所未有的权力重组正在进?#23567;?/span>

    这年七月,万历皇帝死去,泰昌皇帝即位,仅仅一个月后,又死于红丸案。紧接着,天启皇帝朱由校上位。朝中党争激烈,你死?#19968;睿对?#20851;外的熊廷弼未能幸免。

    当初,熊廷弼接手辽东残局时,最怕的不是敌强,也不是兵弱,而是御史言官的牵制。

    现在,他的担忧终于成真。天启皇帝上位后,朝廷中主张速战的一拨人,声称看不惯熊廷弼的防御战略,指责为龟缩战略。他们要的是战争的结果,而不是为战争做准备。

    杨涟,后来的“东林六君子”之一,上奏弹劾熊廷弼,说他镇守有功,但也难辞其咎:“功在支撑辛苦,得二载之幸安;咎在积衰难振,怅万全之无策。”

    随后,大批奏疏告熊廷弼“无谋”和“欺君”。

    曾经被认为可堪大用的救时英雄,如今被说得一无是处。

    熊廷弼自我辩解说,这些人啊,身居庙堂,只懂议论,却不谙军事。前年?#22270;?#21147;怂恿辽东作战,等到战败,一个个闭口不?#20197;?#25552;战字。现在我才?#24080;?#22909;残局,这些人又急着催促开战。这些人啊,都是“矮人观场,有何真见”

    熊廷弼或许没想到,弹劾他的人,没有真见,却有利益。

    说白了,是东?#20540;?#20154;看见辽东局势好转,想扶?#32422;?#20154;上去。

    天启皇帝派了一个叫朱意蒙的人,赴辽东调查熊廷弼。朱意蒙与熊廷弼没有私交,但他调查后力挺熊廷弼,说:“臣入辽时,士民垂泣而道,谓数十万生灵,皆廷弼(熊廷弼)一人所留,其罪何可轻议!”

    有才干,力挽颓局,又有口碑,爱国爱民。这样的雄才大将,怎能轻易定他的罪呢?

    但是没用。熊廷弼还是从辽东经略的位子上被撸了下来,郁闷还乡。

    熊廷弼第三次被派往辽东,是天启元年(1621)年。

    任务仍然是,?#24080;安?#23616;。

    此前,他被弹?#32769;?#21488;后,袁应泰接替他出任辽东经略。

    袁应泰不懂军事,一意迎合朝廷?#20852;?#25112;速决的叫嚣,盲目进攻后金。同时,为了标榜?#23454;攏?#22823;肆收容关外饥民,让努尔哈赤的奸细轻松混?#31169;?#26469;。

    而努尔哈赤知道他向来视为畏敌的“熊蛮子”被调走了,也喜不自胜。

    袁应泰上?#35859;?#19977;四个月后,辽沈之战开打,奸?#35813;?#36731;松打开了沈阳城门。被熊廷弼称为“神京左臂”的沈阳,很快沦陷。

    紧接着,辽东首府辽阳也被努尔哈赤攻占。

    明军一?#24223;?#35199;,退守到了辽河以西。袁应泰见大势已去,举家自杀。

    朝廷上下,一片悲观、恐怖的氛围。

    他们,又想起熊廷弼了。

    天启皇帝招其入京,亲自召见,并对他说,朕之前听信流言,错怪你了,现在后悔了,你回来吧。

    又对朝臣说,熊廷弼守辽一载,未有大失,换过袁应泰,一败涂地。

    为了表示对熊廷弼的信任,皇帝?#20005;?#21069;攻讦熊廷弼的言官都罢免了。

    上任后,熊廷弼继续坚持他原来的防御战略,以时间换取空间。但矛盾随之而来。

    他在京师时,就向朝廷求兵、求饷,结果到出发时,仍无一着落。这让他的计划实施陷入被动,用他的话来说,“持空拳而与贼搏”,我没有这个本事,相信也没有哪一个大臣有这个本事。

    明朝的财政困境此时暴露无遗。加上四川发生奢崇明叛乱,朝廷分身不?#23613;?#39318;辅叶向高正好?#20040;?#21741;穷,说这些年来为了辽事不断加饷,民力早已困?#25784;?#20877;拖下去,内乱恐怕要比边事更棘手了。

    与熊廷弼搭档出任辽东巡抚的王化贞,不仅积极主战,还向朝廷传递了一个信号:让我来,不给钱也能打胜仗。

    好了伤疤忘了疼,袁应泰的教训不远,但朝中大佬一听到经济廉价的方案,就很来劲。

    而且,王化贞是首辅叶向高的旧日门生,?#20540;?#21040;兵?#21487;?#20070;张鹤鸣的赞助。

    这样,熊廷弼虽为辽东经略,却陷入手中无兵、徒有其名的境地。王化贞则独率大军,驻守广宁,被朝廷寄予厚望。

    二人观点对立,酿成明朝史上著名的经抚矛盾

    天启二年(1622),五月。正当兵?#21487;?#20070;张鹤鸣奏请?#36820;?#29066;廷弼,而王化贞则高喊秋天即可听捷报的时候,努尔哈赤亲率五万大军,渡过辽河,轻松拿下辽西重镇广宁。

    王化贞?#21482;?#24448;山海关方向逃窜,途中,遇到?#26102;?#21069;来?#20173;?#30340;熊廷弼,痛哭流涕。

    熊廷弼讥笑他说,说好的六万大军一举荡平辽阳呢?

    说罢,熊廷弼带兵殿后,护送溃散的军民撤到山海关。

    广宁之战溃败,结果是熊廷弼和王化贞都被下狱。

    虽有少数正直官员为熊廷弼喊冤,说他处处受掣肘,不得施展,不应为战败负责。但此前力撑王化贞的叶向高、张鹤鸣等东?#20540;?#20154;,为了摆脱罪责,不断将脏水泼向熊廷弼。

    更可悲的是,一代名将熊廷弼,在狱中竟然成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。

    熊廷弼下狱三年后,本来有希望活下来,但此时,他却被告发行贿东?#20540;?#20154;。

    这是怎么回事?

    原来,东?#20540;?#20154;在天启四年(1624)发起了大规模的弹?#29282;?#24544;?#22270;?#20854;?#35828;?#30340;运动。魏忠贤决定先发制人,对东?#20540;呈敌?#21453;扑。

    ?#35828;?#20013;有个姓冯的人,早年与熊廷弼有嫌隙,为泄私?#25784;?#23601;向魏忠贤献了一条毒计——捏造熊廷弼向东?#20540;?#20154;杨涟、左光斗行贿的罪名。

    在当时的党争中,涉及辽东事务,基本可定死罪。正如东?#20540;?#20154;此前在广宁之战的责任承担中极力要甩锅给熊廷弼一样,魏忠贤要置东?#20540;?#20154;于死地,就想让东?#20540;?#20154;与熊廷弼沾上关系。

    结果,一生与东?#20540;?#20154;合不来的熊廷弼,变成了魏忠贤对付东?#20540;橙说?#29306;牲品。

    天启五年(1625),八月。熊廷弼含冤而被处死,死后“传首九边”

    相比之下,对广宁溃败负有首要责任的王化贞,后?#21019;?#19996;?#20540;?#25237;靠了魏忠?#20572;?#21463;到庇护,直到崇祯五年(1632)才被处死。

    性格决定命运,站队决定生死。明朝末年,政局黑暗若此,亡了也是活该。

    熊廷弼死时,坚信?#32422;?#26159;无辜的,要为?#32422;?#19978;疏辩冤。但直到明朝灭亡,他都未能得到平反。

    崇祯当政后,魏忠?#22836;?#35803;,有正直官员接连上疏为熊廷弼?#26174;?/span>

    最终,崇祯允许熊廷弼的儿子,为父亲?#36213;帷?#20165;此而已,没有抚恤其家室,也没有?#25351;?#20854;官爵名誉。

    从崇祯的角度考?#29301;?#20182;当时面临辽东更加焦头烂额的?#32622;媯?#34945;崇焕许诺他五年复辽,结果却来了个己巳之变。诛杀袁崇?#28291;?#20063;不能解恨。在这种情况下,崇祯怎么可能去为原任辽东经略平反。

    在他眼里,要为熊廷弼平反,等真的有人实?#25351;?#36797;希望,也不迟。然而,终其在位17年,?#22351;?#26469;了亡国悲剧,对于熊廷弼的平反,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    熊廷弼未能平反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。东?#20540;?#22312;崇祯朝得势,向来非我同志的熊廷弼,自然不会被他们奉为榜样。他们宁愿尽快把他忘记。

    熊廷弼这样的悲情英雄,我称之为“中国式悲情英雄”

    他生前死后的遭遇,在中国历史上很有典型意义。在他之前,无党无私的岳飞、于谦,命运如斯;在他之后,辽东经略位子上的孙承宗、袁崇?#28291;?#20134;面临其命运重演。

    是非不清,功罪颠倒。在党争内斗盛?#23567;?#20215;值取向错乱的年代,即便面临亡国危机,国家利益也被各派置于集团利益之下,难?#33267;?#20094;隆都要骂明朝是“自毁长城”。

    极少数像熊廷弼这样的磊落之人,站出来。有胆识,有谋略,有本事,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,但论是?#29301;?#19981;?#35780;?#23475;。最终,却敌不过悠悠众口,孤胆英雄难免悲剧收场。

    假如,熊廷弼、孙承宗、袁崇?#36182;?#33521;雄人物,是因为伟大,而不是因为悲情而被历史铭记,那么,“明亡清兴”的历史是否会被改写呢?

    这是肯定的,但这也肯定只是一?#21482;?#24819;。

    明朝末年的坏,是深入骨髓的坏,是台上的派系和台下的派系,都坏。

    熊廷弼说过,大丈夫生为孝子,死为忠臣,何惭于圣?#20572;?#20309;愧于天地哉?

    但是,明朝政局是该惭愧的,它配不上这样俯仰无愧的英雄。

    参考文献:

    1.熊廷弼:《熊廷弼集》,李红权整理/点校,学苑出版社,2011年

    2.张廷玉等:《明史》,中华书局,1974年

    3.戴鸿义:《明末辽东杰出将领熊廷弼》,?#28193;?#20250;科学辑刊》,1989年第4期

    4.姜守鹏:《熊廷弼、孙承宗、袁崇焕经辽研究》,《东北师大学报》(哲学社会科学版),1992年第4期

    5.李东枭、吴大昕:《熊廷弼反对“以辽守辽”探究》,《地域文化研究》,2018年第5期

  2. 七乐彩走势图(带连线)

      <meter id="rzacx"><strong id="rzacx"><dl id="rzacx"></dl></strong></meter>
      <output id="rzacx"></output>
      <code id="rzacx"></code>
      <meter id="rzacx"></meter>
    1. <label id="rzacx"><sup id="rzacx"></sup></label>

      <big id="rzacx"></big>

        <meter id="rzacx"><strong id="rzacx"><dl id="rzacx"></dl></strong></meter>
        <output id="rzacx"></output>
        <code id="rzacx"></code>
        <meter id="rzacx"></meter>
      1. <label id="rzacx"><sup id="rzacx"></sup></label>

        <big id="rzacx"></bi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