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rzacx"><strong id="rzacx"><dl id="rzacx"></dl></strong></meter>
    <output id="rzacx"></output>
    <code id="rzacx"></code>
    <meter id="rzacx"></meter>
  1. <label id="rzacx"><sup id="rzacx"></sup></label>

    <big id="rzacx"></big>

    分享

    更多

       

    北宋词极简史:多少风流,都被雨打风吹去

    2019-04-16  八面楚风

    《全宋词》辑录的1330位词人19900首词,

    很少有人能看完。

    就算?#21561;?#23436;,

    可能还是不懂——

    晏殊、柳永、王安石、司马光那些年里为何相爱相杀?

    苏轼和他的?#27966;?#20204;最后的结局如何?

    宋 刘松年 《西园雅集图》局部

    来,北宋词极简史了解一下?

    从这37位大咖?#21561;?7首宋词里,

    ?#27492;?#20204;如何走过960年到1127年的167年,

    看个人的命运如何被时代的潮流裹挟沉浮,

    ?#35789;?#38388;多少风流,绚烂于斯,绽放于斯,又湮灭于斯……

    让我们回到赵匡胤初初黄袍加身的那几年。

    那时候的宋,仍是金?#26191;?#39532;,刀剑纵横。

    公元964年。

    后蜀的摩诃池边,站着一位夜不能寐的国君。

    孟昶

    这年夏天,赵匡胤已经打下?#21496;!?#26970;二州,后蜀的水陆边防相继失守,亡国对于国君孟昶?#27492;担?#26159;板上钉钉的事。

    但他仍在摩诃池?#20064;?#30528;他心爱的花蕊夫人消夏。

    【玉楼春】 孟昶

    冰肌玉骨清无汗,水殿风来暗香暖。帘开明月独窥人,欹枕钗横云鬓乱。

    起来琼户寂无声,时见疏星渡河汉。屈指西风几时来,只恐流年暗中换。

    汴梁城有他的探子。他自然知道,他在摩诃池上风流旖旎之时,正是赵匡胤磨刀霍霍之际。

    但花蕊夫人不知道。他大概也情愿她不知道。深夜的摩诃池边,他独立中庭,清醒又绝望——西风逼近,流年暗换,他的拖延,也许只是在等一个不可能的奇迹。

    然而奇迹到底没有来。

    写下这词半年以后,孟昶投降被俘,从成都押解去北宋汴京。迢迢长路,曾经的蜀国百姓一路跟随,哭得撕心裂肺,据说恸绝者不下百人。又半年,孟昶到达汴京,七天后去世,仅仅四十七岁。

    同样亡国的还有李煜的南唐。

    公元975年。

    那个冬天,对李煜?#27492;?#19968;定是从?#20174;?#36807;的彻骨寒冷。

    李煜

    南唐最后的日子算得上惨烈。在宋军的昼夜进攻下,十一月二十七日,金陵城援尽、粮绝、城破,守将战死,大臣殉国,李?#19979;首拥?#21450;官属四人出降,北上汴梁。

    李煜被封为违命侯——他的阳奉阴违,他的不?#26159;?#26381;,他长达数年的抵抗,?#31449;?#26159;宋?#19968;?#24093;心中的一根刺。

    三年后的七夕,违命侯为自己的生辰填了一首新词,整夜吟唱作乐、歌舞震天,直到天明宋太宗派赵廷美送来一杯毒酒。

    这首绝命词,便是《虞美人》。

    【虞美人】  李煜

    春花秋月何时了?往事知多少。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?#33258;?#26126;中。

    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

    就这样,后蜀国和南唐国归于寂灭。

    而吴越国的命运呢?

    当李煜向吴越王求援,而钱弘俶以沉默回应的时候,吴越国的命运早已注定。

    公元978年。

    就是李煜送命的?#19988;?#24180;,吴越国的君王钱弘俶带着三千多人北上汴梁,面见宋太祖,愿意归于大宋一?#22330;?/span>

    跟随吴越王的人群里,有一个小小的二岁孩儿,是他的第十四子钱惟演。

    钱惟演

    钱惟演一生顺遂。

    这个吴越国的后裔与大宋国的太后结成了亲家,平安地当到祟信节度使,正是东坡先生所希望的“无灾无难到公卿?#34180;?/span>

    他有才,也聪明,只是晚年,他千算万算,却不料机关算尽,反误了卿卿前程。

    他被弹劾,?#23545;?#22320;贬到随州。京城是再?#19981;?#19981;去了。他知道,却无奈,只能酒后唱起《玉楼春?#32602;?#19968;遍又一遍,唱到泪下。

    【玉楼春】  钱惟演

    城上风光?#27827;?#20081;,城下烟波?#21495;?#23736;。绿杨芳草几时休,泪眼愁肠先?#35759;稀?/span>

    情?#36784;?#35273;成衰晚,鸾?#25269;煅站?#26263;换,昔年多病厌芳尊,今日芳尊惟恐?#22330;?/span>

    《玉楼春》就是《木兰花》。钱弘俶生前也常常唱这曲子。

    跟随过钱弘俶的歌姬惊鸿,听了失色,说道:“先王晚年曾自作挽歌《木兰花?#32602;?#33707;非小相公也要死了吗?'

    不料这曲子真成谶语,不到一年,钱惟演病死于随州。

    他一生的雄心,随之湮灭。

    阖眼之时,他可曾记起?#19988;?#24180;的北上途中,卷起的漫天风?#33606;?/span>

    他可曾记得,漫天风尘下的人群里有一名范?#31449;?#23448;——以后他的儿子,将成为大宋朝三百年几乎惟一的完人,死后?#32622;?#25991;正,被后世称为范文正公。

    ?#36824;?#29616;在谈他,还早了些。

    公元979年。

    宋朝的版图仍在血与火中,不屈不?#25317;?#25193;大,继后蜀、南唐、吴越之后,又增加了北汉。

    这样,除了燕云十六州,赵家终于将?#24615;?#22251;囵一统,强盛的?#34987;?#30340;大宋帝国呼之欲出。

    宋词的春天这就要开始了吗?

    那些土生土长的著名词人就要出场了吗?

    ——别急,还得稍微再等一等。

    犹如冬寒未解,在最?#27704;?#30340;时光到来之前,?#19981;?#26377;零星几枝早梅摇曳生姿。其中有一人,名?#20449;算稀?/span>

    公元982年。

    ?#31639;?#22240;为卷入魏王赵廷美夺位案第一次逃亡……

    ?#31639;?/section>

    ……为什?#27492;?#31532;一?#25991;兀?/span>

    因为?#31639;?#21313;几年后又卷入了第二?#20301;使?#22842;?#35805;覆?#19988;又又又逃亡了。

    人生中一连两次卷进最高级宫斗,不但?#30475;?#37117;胜利逃走,逃走后竟然还?#19968;?#26469;,回来被抓住?#21496;?#28982;还能免罪,不得不说,?#31639;?#36825;个人很有点东西。

    ?#31639;?#26089;年?#26376;?#33647;为生,成都和汴京都摆过药摊子。卷入魏王案以后,他逃亡到钱塘和会稽一带,“跨江而来,跨江而去”地卖药。可别小看这个流动药贩子, 那?#24444;?#30340;观潮词就很出名了。

    【酒泉子】  ?#31639;?/span>

    长忆观潮,满郭人争江上望。来疑沧海尽成空。万面鼓声中。 

    弄潮儿向涛头立。手?#25276;?#26071;旗不湿。别来几向梦中看。梦觉尚心寒。

    ?#31639;?#20889;这词的时候?#36824;?#20108;十啷?#24444;輟?/span>

    你说他是才子吧,他说他是隐士,自号逍遥子。

    你说他是隐?#22570;桑?#20182;的药都卖给了当朝的文?#23576;?#23376;、政坛名流。

    你说他是善于钻营的药贩子吧,他当了国?#21448;堂?#20960;天就狂态?#19979;叮?#36924;得太宗收回诏命。

    你说他游戏人间吧,他两度搅和进皇室争位案中,搅出满天星斗……

    宋人有一则流传很广的人名诗谜,“任他风雨满江湖”,说的就是?#31639;稀?/span>

    真是纷纷扰扰,真真假假,?#31639;?#26368;终给世人留下满天风雨,自己却隐入钱塘小巷中逍遥去也。这条巷子以后就叫作?#31639;?#24055;。

    比起?#31639;?#30340;闹腾,林逋就安静多了。

    四十岁以前,林逋几乎没有留下什?#26149;?#36857;。

    林逋

    他们都隐于钱塘。

    且年岁相近。

    ?#31639;?#20889;“长忆观潮”的时候,同样二十啷?#24444;?#30340;林逋?#21561;?#26159;“江头潮已平?#34180;?/span>

    【长相?#32908;?nbsp; 林逋

    吴山青,越山青,两岸青山相对迎,争忍有离情? 

    君泪盈、妾泪盈,罗带同心结未成,江头潮已平。

    林逋是大里黄贤村人,也有人说他是杭州钱塘人,总归是个浙江人,和?#31639;?#19968;样也是个神童,据说通晓经史百家。不大有人知道他四十岁以前是甚么样子,《梦溪笔?#28014;?#37324;说他狂得很,常跟人说:”世间?#38470;阅?#20043;,惟不能担粪与着棋?#21834;?br>

    世间?#38470;阅?#20043;,大概也是世间?#38470;月?#19981;着心。

    他?#35789;?#38543;?#27492;?#24323;,从不留着。但毕竟也留下了一些。一句”疏影横?#24444;?#28165;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“让多少人眼前有梅道不得。

    四十岁以后的林逋是我们熟悉的梅妻鹤子的隐士,他漫游江淮,隐居西湖,结庐孤山。?#19981;都?#30528;小舟遍游西湖寺庙,与高僧诗友交接往还。有人来?#20843;?#20505;门的童子便?#27431;?#19968;只鹤去?#20843;?#22238;家。

    时光流转。

    公元989年,范仲?#32479;?#29983;。

    公元990年,张先出生。

    公元991年,晏殊出生。

    公元992年,张昇出生。

    从这时候起,北宋的词坛大咖们,正结伴而来。

    而有一个人,?#20154;?#20204;走得都更快些。他叫柳永。

    公元1003年。

    柳永二十岁,怀着满腔抱?#28023;?#21040;了林?#32479;?#29983;的钱塘,求见?#31639;?#26366;经的好友,太守孙何。

    他求见的法子很是特别。

    自己制曲填了一首?#23601;?#28023;潮?#27994;?#23547;了杭州?#20146;?#26377;名的歌妓楚楚,求她在孙府宴席上唱曲子:?#20843;?#30456;公若问起这曲子是谁?#21561;模?#20320;便说是柳七。”

    后来这曲子倾倒四座,亦倾动全城和孙何。

    ?#23601;?#28023;潮】    柳永

    东南?#38382;ぃ?#19977;吴都会,钱塘自?#27431;被?#28895;柳画桥,风帘翠幕,参差十万人家。云树绕堤?#24120;?#24594;涛卷霜雪,天堑无涯。市列珠玑,户盈罗绮,?#27721;?#22882;。

    重湖叠巘清嘉。有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。羌管弄晴,菱歌泛夜,嬉嬉钓叟莲娃。千骑拥高牙。乘醉听箫鼓,吟赏烟?#32908;?#24322;日图将好景,归去凤池夸。

    钱塘城为柳七倾倒,柳七亦为这城倾倒。他终日沉醉于烟柳画桥和风帘翠幕中,忙着给歌伎舞女们写词,阴差阳错的,他后来成了第一个大量写慢词的人,还成了两宋词坛?#20174;?#35789;调最多的词人——宋词880多个词调中 ,属于他首创或首?#38382;?#29992;的就有一百多个。词在他手里,玩出了令、引、近、慢、单调、双调、三叠、四叠无数的花样。平生不识柳七郎,便称花魁也枉然的岁月里,他烂?#20301;?#39302;,连醉瑶卮”,“共绿蚁、红粉相尤,向绣幄,醉倚芳姿睡?#22467;?/span>他忘了,忘了自己北上游历,原本是为了甚么。

    公元1005年。

    就在柳永流连秦楼楚馆的时候,一个十四岁的神童,已经考上了进士。他叫晏殊。

    很多年后,晏殊做了宰相。据说柳永曾去求他办事。?#19988;?#22825;,柳永很憋了些?#28079;?#27668;。

    又一些年后,晏殊偶然撞见他钟爱的小儿子,在满堂宾客前大喇喇地?#20056;?#26611;永的词,?#19988;?#21051;,晏殊也是气血翻涌。

    在这太平岁月里,他当了一辈子的显官名宦,他的词,早已和他的风度一样优雅而从容。

    ?#21477;?#28330;?#22330;?nbsp;   晏殊 

    一曲新词酒一杯。去?#26191;?#27668;旧亭台。夕阳西下几?#34987;兀?/span>

    无可奈?#20301;?#33853;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。小园香径独?#33108;病?/span>

    这是他的得意之句。

    那时候他路过扬州,和江都尉王琪在大明寺里闲逛,?#21644;?#33853;花,?#34987;?#27838;衣,他对王琪说,他有个好句——无可奈?#20301;?#33853;去,可惜总也写不成章,王琪便替他续了?#24444;?#26366;相识燕归来“这句——他觉得很好,后来,便写成了这一首?#21477;?#28330;?#22330;俊?/span>

    他瞧不上柳永的冶艳。

    他爱读的,是韦应物那样的清淡,常常边看边?#33606;?#36825;句子,全没些脂腻气?#24688;?/span>

    他也不喜肉?#24120;?#33258;奉极薄。

    但他待人甚豪,性子也?#31449;?#20161;宗继位的时候,他力主太后垂帘听政,也曾因谏阻太后被贬。

    后世的传?#36947;錚?#20182;的优雅大大地掩盖了他的才能——北宋初年,很少有南方人能做上宰相的,而他,就是这极少数里的其中之一。

    公元1009年。

    柳永初?#26376;?#31532;。他不怎么在意,继续流连于花街柳巷。同一年,长白山醴泉寺里有个刻苦的少年,每天只煮一碗稠粥,吃完?#36824;?#35835;书。

    公元1015年。

    柳永二?#26376;?#31532;。那个划粥断齑”的少年,考上了进士。他叫范仲淹。

    范仲淹一生只弹《履霜操》。

    那么多年,他兢兢自警,一步一个脚印,成为大宋朝的砥柱中流,成为同事们仰慕的清流。他每贬一次,为他送行的人就更多一些,人们甚?#20102;担骸?#19982;范公?#40644;?#34987;贬,是某之荣?#25671;!?/span>

    他是书生。但谁敢说他百无一用是书生?

    五十二岁起,他经略陕西三年,以文官任武帅,屡建奇功,逼得西夏步步后退,最?#32773;?#39318;称?#36857;?#20182;因此也被称为“龙图老子?#34180;?/span>

    他的?#23621;?#23478;傲?#27994;?#23601;写在他镇守陕西的第二年。

    在北宋最初的五十年中,没人写过这?#20174;心?#20799;气的词!

    ?#23621;?#23478;傲】   范仲淹

    塞下秋来风景异,衡阳雁去无留意。四面边声连角起,千嶂里,长烟落?#23637;?#22478;闭。

    浊酒一杯家万里,燕然未?#23637;?#26080;计。羌管悠悠霜满地,人不寐,将军白发征夫泪。

    他从来不象苏东坡、李太白那样天才?#24656;?/span>

    但你去细?#27492;?#30340;一生,?#35789;?#26263;流涌动。他一生集能吏、良将、?#39029;肌?#23389;子、诗人、君子于一身,是不折不扣的斜杠青年——他是那?#21561;?#29275;逼,所?#36816;?#24471;文正之谥。

    要知道文正之谥,比考状元要难得太多太多了,自宋至清的大约1000年里,能出300多个状元,而能得到这个谥号的,拢共只有30余人。

    公元1015年的考场里,除了范仲淹,魁星的如矩之眼应该还?#21561;?#20102;另一个未来宰相,他叫张昇

    张昇比范仲淹小三岁,考中进士那年也只?#36824;?#20108;十四岁。他的生平几无可?#32908;?#25105;们只知道他和范仲淹同一年中进士,也和范仲淹一样官至宰相。

    他?#21496;?#27743;南后,留下这样一首词:

    【离亭燕】  张昇

    一带江山如画,风物向秋潇洒。水浸碧天何处?#24076;?#38657;色冷光相射。蓼屿荻花洲,掩映竹篱茅舍。

    云际?#22836;?#39640;?#36965;?#28895;外?#30772;?#20302;?#24688;?#22810;少六朝兴废事,尽入渔樵闲话。怅望倚层楼,寒日无言西下。

    多少年后,有许多人都会唱?#21898;?#21457;渔樵江?#26087;希?#24815;看秋月春风。一壶浊酒喜相逢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——

    我们在张昇的词里,找到了这感慨的出处。

    多少六朝兴废事,尽入渔樵闲话。

    宋朝文官的祟尚清流是有名的。象张昇和范仲淹这样的名?#36857;?#20182;们都奉行这样的的道德标?#32908;?#20844;罪不可无,私罪不可有”,士林以此自励,砥砺前行,自上而下,皆是如此。

    浅斟?#32479;?#24038;拥右抱的柳永怎么?#37096;?#19981;及格,也就?#40644;?#24618;了。

    公元1018年,柳永三?#26376;?#31532;。

    公元1024年,柳永四?#26376;?#31532;。

    柳永四?#26376;?#31532;的这科,共录取进士207名。这一年的黄金榜,简直是?#26009;?#20102;眼的星光大道,甚至出现了?#20843;?#29366;元?#34180;?#19968;对哥俩。

    哥哥宋庠是榜上的状元,弟弟宋祁是实际上的状元。

    官家的脑回路十分儒家:弟弟比哥哥排名高,这?#23391;?#19981;太好吧?兄弟兄弟,兄当在先才是,反正状元都是给老宋家的,弟弟就挪下来吧。

    于是倒霉的宋祁,糊里糊涂地被挪到了第十名——状元的名份没有了,好在,状元的才情是不会泯灭的,日后宋祁将凭着“红杏尚书”名留词史。

    【玉楼春  春景】  宋祁

    东城渐觉风光好。縠皱波纹迎客棹。绿杨烟外晓寒轻,红?#21448;?#22836;春意闹。

    浮生长恨欢娱少。?#20064;?#21315;金轻一笑。为君持酒劝斜阳,且向花间留晚照。

    那年的榜眼,叫叶清?#32908;?/span>

    叶清臣是叶梦得的曾叔祖。

    他们中进士的这一年是仁宗天圣二年。

    双状元宋庠、宋祁、榜眼叶清?#32908;⑻交?#37073;戬,就此结成了天圣四友,搁如今,就是汴京城的四大天王了吧。可惜,四大天王太要好了,引来了皇帝的侧目,四人同?#21271;?#36140;出京城,分散四郡。

    ?#31454;?#22307;朝  留别】    叶清臣

    满斟绿醑留君住。莫匆?#22812;?#21435;。三?#25191;?#33394;二分愁,更一分风雨。

    花开花谢、都来几许。且高歌休诉。不知?#27492;?#29281;丹时,再相逢何处。

    这首离别词,据说就是叶清臣在汴京留别友人所作。但?#20174;?#20309;年、赠与何人已不可知了。我们只知道,多年后苏轼的”春色三分,二分?#23601;粒?#19968;分流水?#34987;?#26159;从这里借?#21561;摹?/span>

    算起来,那年黄金榜?#31995;?#40857;眼眷顾的人,还有好几个苏轼的亲戚呢,比如苏涣(苏轼的伯父)、程濬(苏轼的舅父)……

    没得到龙眼眷顾的柳永这年四十一岁。第四次落第,他终于怀着无限苍凉的?#37027;椋?#24565;去去、千里烟波,?#24573;?#27785;沉楚天阔?#21834;?#20182;离开汴京伤心地,一去就是十余年。

    柳永的离去,并未给汴京的才子榜留下什?#20174;?#21709;。说起来,那些年汴京?#20146;?#19981;缺的,就是才子了。

    公元1030年。

    又一位恃才而生的年轻人一口气拿下广文馆试、国学解试、礼部解试头一名。

    他叫欧阳修。

    姓欧阳的人都挺厉害的。唐朝有欧阳询大神,宋朝就有欧阳修大神。

    头一年,欧阳修的广文馆试、国学解试均获第一名,成为监元和解元。

    第二年正月试礼部,欧阳修又毫不手软地拿下第一名。

    照这节奏看来,三月份殿试的状元是妥妥的了。

    他特意去做了一身新衣衫,同学王拱辰试穿了这身衣裳,笑着说:“我穿状元衣裳了?#34180;?#31532;二天唱名,王拱辰高中状元,欧阳修仅列二?#20303;?/span>

    ……怪谁呢?

    怪老天爷那天打瞌睡了吗?

    怪王拱辰穿走了他的状元运气吗?

    考官们站成一排,齐刷刷地说?#27735;?#20320;自己吖!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生!

    要说欧阳修年轻时的确是很狂的,爱玩,?#26087;啵?#19981;?#25317;?#26816;,好与歌姬厮混……玉勒雕鞍的?#25105;保?#22312;他大概都是真有的事。

    【踏莎?#23567;?nbsp; 欧阳修

    候馆梅残,溪桥柳?#28014;?#33609;薰风暖摇征辔。离愁渐远渐无穷,迢迢不断如春水。 

    寸寸柔肠,盈盈?#21182;帷?#27004;高莫近危阑?#23567;?#24179;芜尽处是春?#21073;?#34892;人更在春山外。

    要不是上司钱惟演总罩着他,年轻的欧阳修大概就捅下无数个漏子了。

    钱惟演纵有千万个不是,爱才如命这一点,真应该给他点个大大的赞。

    他罩住了欧阳修,欧阳修也就?#20132;?#30456;传,日后罩下许多后辈小子——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。

    公元1030年,欧阳修考中进士的这一年,张先?#37096;?#20013;了进士。

    张先像是宋词人里的?#36132;?#31461;。他活了很久很久,久到可以和苏轼们?#40644;?#24841;快地玩耍。他爱美酒,也爱美人,苏轼的”一树梨花压海棠“就是笑他的。

    他的“云破月来花弄影?#34180;ⅰ案?#22681;送过秋千影?#34180;ⅰ?#24088;压卷花影”尤其出名,后人因此称他为张三影。

    张三影在吴江任上曾自建花月亭,这到底是因为有了亭子才有了“云破月来花弄影”,还是因为有?#21496;?#23376;才有了亭子——已经无解了。

    【天仙子】  张先

    水调数声持酒听,午醉醒来?#38039;蔥选?#36865;春春去几?#34987;兀?#20020;晚镜,伤流景,往事后期空记省。

    沙上并禽池上暝,云破月来花弄影。重重帘幕密遮灯,风不定,人初静,明?#31456;?#32418;应满径。

    张先考中进士的这年41岁,也是挺不容易的。说起来,他其?#24403;?#26191;殊、张昇、宋祁、欧阳修都大……可他比柳永小啊。

    到现在为止,比柳永小的那些大咖们,全部都考上了进士了……

    公元1034年。

    ?#29420;?#27764;京考场十余年的柳永终于回来了。

    他终于用洪荒之力考上了进士。

    北宋的历史要翻新页了。

    这倒不是因为柳永考上了进士,而是因为——

    那些足以影响北宋后半段历史的?#23435;錚?#20182;们的面?#31354;?#36880;渐清晰。

    公元1038年。

    一个二十岁的少年一举进士?#26263;冢?#21271;宋后半段的历史再也绕?#36824;?#20182;的名字……

    他是传?#36947;?#30776;光的司马?#20303;?#20063;是史书里执拗的司马牛。更是洋洋万卷《?#25163;?#36890;鉴》的主编大人。

    他是司马光。从这年开始,他走入?#36865;荆?#24182;在北宋一系列重要?#24405;?#19978;留下自己的名字。

    因为他的坚持,仁宗将赵宗实列为嗣子。

    因为他的坚持,濮议最后不了了之。

    最后因为他的坚持……王安石的变法全部完?#21834;?/span>

    但是你如?#25991;?#24819;到,这样一个霹雳雷神,?#19981;?#26377;如此让人留恋的温情脉脉:

    【西江月】   司马光

    宝髻松松挽就,铅华淡淡妆成。青烟?#28270;?#32617;轻盈,?#23578;?#28216;丝无定。

    相见争如不见,多情何似无情。笙歌散后酒初醒,深院月斜人?#30149;?/span>

    北宋的?#30475;?#22827;们总是把?#35789;?#21644;写词分得很清楚。

    被后世奉为文学高峰的宋词,在宝元初年,仍是?#33108;?#20110;酒筵舞袖间,像司马光这样自命国家栋梁的?#30475;?#22827;,也就只是写着玩玩而已,在不经意间,留下他端严面容后的另一副面?#20303;?/span>

    宋词的大开大阖、光芒耀目,要到三十年后,在苏轼手里才得以成就。

    否则,司马君实的笔下,也应当有王介甫?#26263;?#20020;送目”这样的苍凉吧。

    说起来,司马光和王安石,是何其相似的两个人哪。

    公元1043年。

    就在司马光踏入汴京大道五年以后,王安石也来了。

    这一对相爱相杀的对手,终于要拉开他们缠斗一生的序幕了。

    王安石人称拗相公。

    惟偏执者得以成功这句话,他一定很信。

    所以,当这一年新进士王安石去拜见晏殊,晏殊絮絮叨叨地同他说:“人能容物,物便能容人”的时候,他年轻的眼睛里充满了不?#36857;?/span>他觉得老宰相太唠叨了,不是个做大事的人。很多年以后,他果然雷厉风行地做了大事,将无数我们熟悉的词人卷进煕宁变法中去。

    后来熙宁变法彻底失败,王安石?#21496;?#37329;陵,晚秋登临,无限感慨。

    ?#31455;?#26525;香  金陵?#24443;擰?nbsp; 王安石

    登临送目。正故国晚秋,天气初肃。千里澄江似练,翠峰如簇。归帆去棹残阳里,背西风、?#30772;?#26012;矗。?#25163;?#20113;淡,星河鹭起,画图难足。

    念往昔、?#34987;?#31454;逐。?#20037;?#22806;楼头,悲恨相续。千古凭高,对此谩?#31561;?#36785;。六朝旧事随流水,但寒烟、芳草凝绿。至今商女,时时犹唱后庭遗曲。

    因为变法,拗相公王安石不可避免地成了后世议论最多也争议最大的?#23435;?#20043;一。

    然而,你不得不承?#24076;?#36825;是个?#23435;錚?/span>

    敢说,敢做,敢当,少年?#24444;?#29238;宦?#25991;?#21271;各地,二十六岁写出《河北民?#32602;?#24180;轻时立下的“矫世变?#20303;?#20043;?#33606;?#21040;死未?#20303;?#35835;书人最最重视的生前名誉,身后是非,在他都如浮云,?#35789;怪?#21467;亲离,背负千万骂名,这位拗相公大概也毫不在乎。

    他所在乎的,是积贫积弱的大宋如?#25991;?#24378;?#22478;?#30427;,所以他变法,下猛药,然而变法竟然全面失败。

    生前最后一年,新法接连被?#24076;?#36766;官在家的王安石闻讯均默然无语。直到废除免役法,他才愕然:“也罢到这个么?#30475;?#31435;此法,我和先帝讨论了两年之久,实在是已经考虑得很完善了?#21073; ?/span>

    每?#26519;?#27492;,让人怅然!

    罪臣耶?#25239;?#33251;耶?#32771;?#20318;耶?名士耶?

    “无奈被些名利缚。无奈被他情担阁。可惜风流总闲却。当初谩留华表语,而今误我秦楼?#32908;?#26790;阑时,酒醒后,思?#24656;!?/span>

    这阙《千秋岁引》没有《桂枝香》的苍凉磅礴,却?#36335;?#26159;拗相公性情的另一面。

    就在王安石写下?#26263;?#20020;送目”和“可惜风流总闲却”的?#19988;?#24180;,他的儿子,王雱病逝了。

    王雱的身体一向不好。因为身体虚弱,缠绵病榻多年,其妻常年独居楼上,和寡居无异。王安石便做主让儿媳改嫁,却不曾顾及自己儿子如何。

    王雱怀念妻子,为她写了这首词:

    【眼儿媚】    王雱

    杨柳丝丝弄轻柔,烟缕织成愁。海棠未雨,梨花先雪,一半春休。

    而今往事难重省,归梦绕秦楼。相思只在,丁香枝上,豆蔻梢头。

    后?#27492;?#19977;十三岁?#36864;?#20102;。

    他出生时,父亲刚考中进士一年,他死时,父亲刚?#21496;?#37329;陵,写下《桂枝香》和《千秋岁引》。他这一生,?#36335;?#20415;是父亲?#36865;?#36215;落的见证。

    生死终是常事。

    有人死,便有人生。

    有人生,便有人死。

    公元1054年。

    张耒出生,柳?#35272;?#19990;。

    少年柳三变那些冶艳旖旎的传说也随他消逝了吗?#30475;?#27010;没有。

    柳永?#20848;?#19981;会想到,有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暗暗发誓要超过他,他的词集,后来就?#23567;豆?#26611;集》。

    他就是将来会和秦观齐名、并称二观的王观。

    秦观有个胞弟叫秦觌,王观也有个堂弟叫王觌——这么擅长文字的北宋人,取个名字为何这么艰难啊,哥哥弟弟都撞了!

    惟一的解释大概是,王观自带撞人体质,他撞得最厉害的,是那位自称王逐客的王仲甫,据说,早在南宋的时候,王观和王仲甫,大家就已经傻傻分不清了,王仲甫的?#24405;?#21644;逐客这个名号都撞给了王观,他们二人的词张冠李戴的就更多了。

    但是有一首,那绝对是王观的:

    ?#38745;?#31639;子  送鲍浩然之浙东】    王观

    水是眼波横, 山是眉峰聚。 欲问行人去那边?眉眼盈盈处。

    才始送春归, 又送君归去。 若到江南赶上春,千万和春住。

    ?#25105;?#35748;定是王观的呢?

    宋人王灼编《碧鸡漫?#23613;罚?#22823;大地夸王观词是“新丽处与轻狂处皆足惊人?#34180;?/span>

    王观的新丽和轻狂,大概和柳永一样,是?#20146;?#37324;带?#21561;?#39118;流,旁人那是学都学不?#21561;摹?/span>

    公元1057年。王观考中进士。

    这一榜史上称为嘉祐二年丁酉科,爆炸程度超过三十三年前的天圣二年甲子科,场上乌泱乌泱的全是大神,光是后世的唐宋八大家,这年?#32479;?#20102;三个。

    这还不止。洛?#22330;?#34560;?#22330;?#26388;党首领们也整装待发。支持王安石的、讨厌王安石的也都站好队了……当然这是后话了,而且王安石也不知道。

    此时的王安石正一门心思考虑变法。

    公元1059年,王安石的改革思路基本成熟,遂写成洋洋万言的《上宗仁皇帝言事书》递交给仁宗请求变法。仁宗没吱声。

    公元1063年,仁宗薨,英宗继位。英宗也不动弹。

    公元1067年,英宗薨,神宗继位——敲黑板,注意了!

    公元1068年,久慕王安石之名的神宗召见王安石,王安石再次提出全面变法。

    公元1069年,宋神宗任命王安石为参知政事,全力支持其变法理念。

    波澜壮阔的熙宁变法拉开序幕。

    熙宁变法,隔着一千年,仍然未能尘埃落定。

    而我们知道的是,这场变法将卷进无数我们熟悉的词人,晏几道、欧阳修、司马光、苏轼、王安石、秦观、黄庭坚、李之仪、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,统统都卷进去了,新党旧党彼此指斥,权力交接此起彼伏,政令颠覆达几十年之久。

    时到今日,仍有人在争论这个问题:毁灭北宋的,到底是力主改革的王安石还是力阻改革的司马光?

    没有标准答案。

    更遑论一千年前。

    我们只知道,熙宁变法正在引发一场?#20843;从?/span>的剧烈地震。

    人类的本能并不?#19981;?#21160;荡和变化,越老越是不?#19981;叮?#21271;宋这时候110岁了,剧烈的地震引来了?#27966;降?#28023;的反对。

    公元1071年。

    饱受各种反对困扰的宋神宗,希望能从回京述职的一位大臣嘴里,听到些振奋的好消息,毕竟,那个人是王安石的亲弟弟。

    可是直男王安国对他哥哥的评论,连神宗都听不下去……

    他说:“外头说我哥哥用人不当,急于敛财。”

    王安国对王安石的变法向来不甚理解,更不要说支持了!

    神宗?#33722;?#22320;被戳了一下子。受伤的君王拂袖而去,直肠的臣子从此不得重用。后来?#38417;?#21375;上台,更借故将他?#23637;?#30000;里。他的一生很不得意,他的官只做到著作佐郎秘阁校理,世称王校理。

    【清平乐  ?#21644;懟?nbsp; 王安国

    留春不住,费尽莺儿语。满地残红宫锦污,昨夜南园风雨。

    小怜初上琵琶,晓?#27492;?#32469;天涯。不肯画堂朱户,春风自在杨花。

    他留下的词不多。大抵都是“留春不住?#34180;ⅰ?#30011;桥流水?#34180;ⅰ?#23453;瑟?#26087;?#36825;样的句子,乍一看去,倒和司马光是像的。

    ?#36824;安?#32943;画堂朱户,春风自在杨花”真是小清新哪!

    大抵再板着面孔做官的人,也是要放松放松的。

    可王安石放松不了。

    熙宁变法的头几年着实艰?#36873;?#20854;?#25285;?#20174;来就没有容易过。

    王安石自己嫡亲的弟弟尚且是这个态度,何况他人。

    挡路石一块一块,明里?#36947;錚?#27178;阻于地。

    拗相公对挡路石没有什么耐心。

    他的?#20174;?#24456;直接?#21898;?#36208;!

    于是公元1071年,因为反对新法,大批官?#21271;?#36140;或自求外任——富?#38701;?#36140;汝州,司马光?#23637;?#27931;阳,苏轼通判杭州,孙洙外?#39759;?#24030;。

    孙洙是主动请求外任的。

    那时候,他的?#36865;?#27491;如日中天。

    他十九岁就中了进士——和他父亲一样。三十岁以后,他的?#36865;?#26356;是直线上升,四十岁那年,短短半载便升迁四次,真真“鲜花着锦、?#19968;?#28921;油?#34180;?/span>

    ——但,只因与王安石政见不?#24076;?#22235;十一岁的他,便放下这一?#26657;?#26497;力求外放,跑到海州去了。

    这样的不甘羁縻,大抵是刻在他?#20146;?#37324;的,所以他后来?#21561;?#20986;“楼头尚有三通鼓,何须抵?#26469;?#20154;去”这样性情的句子。

    可惜,算上上面这阙《菩萨蛮?#32602;?#20182;留下的词?#36824;?#20108;阙。另一首便是《河满子》。

    【河满子  秋怨】  孙洙

    怅望浮生急景,凄凉宝瑟馀音。楚客多情偏怨别,碧山?#31471;?#30331;临。目送连天衰草,夜阑几处疏砧。

    黄叶无风自落,秋云不雨长阴。天若有情天亦?#24076;?#25671;摇幽恨难禁。惆怅旧欢如梦,觉来无处追寻。

    《河满子》写在何时?没有足够的资料证明。我?#25314;?#20063;许写在四年以后,他离开海州回京的途中?那年秋天,他一路上与友人相逢又作别,迢迢羁旅,京城中又风雨不定,足以让人“摇摇幽恨难禁”了!

    那年正是公元1074年。

    汴京的政治气象,就象孙洙词里?#21561;?#37027;样“秋云不雨长阴?#34180;?/span>

    因为春初的大?#25285;?#21040;处都是人心惶惶,流离失所的饥民。流言四起,说这样的?#29020;螅?#37117;是王安石招?#21561;摹?/span>反对变法的监安上门郑侠画了《流民图》、《正直君?#26377;?#26354;小人事业图迹》上奏,直斥新法弊端,力谏王安石应被罢相。

    神宗在新党旧党的推搡中产生了摇摆,于是各打五十板,王安石罢相,郑侠下狱。

    同时下狱的,还有一位宰相之子。

    这年晏几道三十七岁,因为在不?#20204;?#20889;了《与郑几夫》诗赠郑侠而受牵连,在十一月下狱。虽然不久?#32479;?#29425;,但从此,这位晏府的相公暮子,一直沉沦下?#30465;?/span>

    晏几道的人生中其?#24471;?#26377;什么大事。最大的两次疾风暴雨,一次是十八岁父亲去世,另一次便是三十七岁被郑侠连累下狱。

    与他交好的黄庭坚曾说他身有奇?#33606;?#21487;他一生的雄图,从未展开过。

    此生,他始终沉浸在当年锦衣少年的梦中,不愿醒来。一遍又一遍,回忆那些韶华旧事,像一个多产的言情作家。

    【临江仙】  晏几道

    梦后楼台高锁,酒醒帘幕低垂。去年春恨却?#35789;薄?#33853;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。 

    记得小蘋初见,两重心字罗衣。琵?#23391;?#19978;说相?#32908;?#24403;时明?#30053;冢?#26366;照彩云归。

    有细心人统计过,《小山词》里,梦字竟出现六十余次。

    “客情今古道,秋梦短长亭?#34180;?/span>

    “今宵剩把银釭照,犹恐相逢是梦中?#34180;?/span>

    ?#25034;位?#24815;得无拘检,又踏杨花过谢桥?#34180;?/span>

    ……

    黄庭坚曾经叹息说:叔原有三痴。

    晚清才子冯煦编?#31471;?#20845;十一家词选?#32602;?#32534;到晏几道时,也叹息说:小山是古之伤心人。

    晏几道?#36335;?#19981;曾生活在北宋当世,他身上的时代烙印很少很少。

    你很难相信,他和苏轼是生活在同一个时代的,他们其实只相差一岁,在所有北宋词人里,他们的年龄最为接近。

    苏轼生于1037年,晏几道生于1038年。

    他们都天才秀发。

    他们有共同的朋友黄庭坚。

    他们也都和王安石有着微妙的关系,被扯进政?#27494;?#28065;里各自打转,一个因此下狱,一个因此贬官。

    他们有如此多的共同点,却终于向命运的两头分驰而去。

    若干年后,从狂风暴雨里熬过?#21561;?#33487;轼,与王安石一笑泯恩怨,而晏几道,那个曾经气概磊落、清壮豪迈的名士,最后只留给世间“金鞭美少年,去跃青骢马”的落寞背影,既不曾与苏轼交集,也不曾与王安石交集。

    公元1078年,摇摆不定的宋神宗缓过神来,重新起用王安石推行新法,并亲自上阵。

    但熙宁变法实已失败,神宗皇帝亲手抓起的,是元丰改制。

    元丰改制第二年,一件影响北宋词坛的?#24405;?#29190;发。

    公元1079年。

    苏轼迎来人生中赫赫有名的乌台诗案。

    乌台诗案爆发的时候,王安石已经?#21496;?#27743;宁,新法法令也已经陆续被?#29616;梗?#20294;围绕着变法而生的新党旧党相争?#32622;?#24050;成——两派各自占据?#29081;?#26495;的一头,不是你压倒?#23435;遥?#20415;是我压倒了你。

    这年七月,人在湖州的苏轼被御史李定、舒亶等弹劾,说他对新法不满,包藏祸心。随后立即被钦差?#21644;?#27764;京。压力山大的苏轼想要自杀,?#27492;歟?#20843;月下御史台狱,熬了几个月,全部认罪。

    苏轼一案轰动朝?#21834;?#22312;曹太后、王安石以?#23433;?#20998;新党大臣的营救求情下,苏轼最后幸免一死,贬黄州团练副使(实际上是被黄州官方看管的犯人)。

    ——吊诡的是,为苏轼疏通求情的人中,新党大臣多于旧党大?#32908;?/span>

    刚到黄州的苏轼很惨,他自己说:亲朋故友,没有一人敢写信给他。他写信去,也没有人敢写回来。

    后来,他在黄州筑“东坡雪堂”,开田耕地,自号东坡居士,更于秋、冬?#25509;?#36196;壁,写下震烁千古的代表作——前后《赤壁?#22330;?#21644;《念奴娇》。

    【念奴娇 赤壁?#24443;擰?nbsp; 苏轼

    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?#23435;鎩9世?#35199;边,人道是:三国周?#27801;?#22721;。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。江山如画,一时多少豪杰。

    遥想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了,雄姿英发。羽扇纶巾,谈笑间、樯?#21482;曳裳堂稹?#25925;国神游,多情应笑我,早生华发。人生如梦,一尊还酹江月。

    “问?#26166;?#29983;功?#25285;?#40644;州惠州儋州?#34180;?/span>

    乌台诗案远贬黄州,是苏轼人生中不能忽视的拐点——他从此?#28895;セ还牵?#25104;为后人膜拜的苏东坡。

    这也是北宋词的拐点——关西大汉手执铜琵琶铁绰板的豪放词的时代,终于从黄州起步了。

    但乌台诗案的牵涉着实惨重。

    因与苏轼相交被连累贬官的无以计数。其中就有朱服。

    朱服出身吴兴朱家,是名门望族,亦是?#26469;?#20070;香门第。他们家也是“一门三进士”,堪?#20154;?#27957;、苏轼、苏辙父子“三苏?#34180;?#26417;服和弟弟朱?#29275;?#37117;是苏轼的粉丝。

    乌台诗案后,他被贬海州。

    ?#23621;?#23478;傲  】  朱服

    小雨纤纤风细细,万?#24050;?#26611;青烟里。恋树湿花飞?#40644;穡?#31179;无际,和春付与东流水。

    九十光阴能有几?金龟解尽留无计。寄语东阳沽酒市,拚一醉,而今乐事他年泪。

    《乌程旧?#23613;?#37324;说:“朱行中坐与苏轼游,贬海州,至东郡,作《渔家傲》词。?#24444;?#30340;就是这事。

    其它受到牵连的人中,驸马王诜被削除一切官爵。王巩发配西北。苏辙贬?#35823;拗?#37202;监。司马光和范镇及苏轼的十八个别的朋友,都各罚红铜二十斤。

    公元1083年。

    ?#38382;?#21448;?#37027;?#21457;生了变化——?#29081;?#26495;的一头又被压下去了 。这回被压的是新党,被贬的是舒亶。

    舒亶,就是在乌台诗案中给苏轼下绊子的御史之一。

    但如果因?#21496;?#25226;舒亶定义为奸?#36857;?#37027;未免过于简单?#30452;?/span>

    舒亶是坚定的变法拥护者和参与者,且性格执拗(说起来北宋朝性格执拗的人还挺多的,从宋神宗到王安石、司马光、苏轼,有一个算一个),乌台诗案里给苏轼的定罪,并非出自党派倾轧。

    他和苏轼一样,其实都不是以新法为手段、以倾轧为目的的党人。

    总之,在这一年,掌握着?#29081;?#26495;平衡的皇帝,碰到的是翰林舒亶与尚书省产生的矛盾,为了平衡两头的力量,神宗发话,罢免舒亶。

    可怜的舒亶黯然回乡,迁居?#32874;?#26376;湖?#24076;?#21517;其居曰'懒堂'——这个二十四岁就高中礼部第一的才子,如今用一个'懒'?#37073;?#34255;起他心里多少的愤怒与?#40644;剑?nbsp;

    这样的愤怒与?#40644;剑?#21313;年都无人过问。直到神宗死后,舒亶才被召回汴京。

    【虞美人  寄公度】  舒亶

    芙蓉落尽天涵水,日暮沧波起。背飞双燕贴云寒,独向小楼东畔、倚阑看。 

    浮生只合尊前?#24076;?#38634;满长安道。故人早晚上高台,赠我江南春色、一枝梅。

    人虽回到京师,京?#19988;?#29289;是人非。新法成?#25163;剑?#26087;友都星散,他的孤独和凄凉,扑面而来。怯寒?#33539;?#20013;,他给崔公度写词——多少年前,他们曾同在荆公门下,同样深受倚重。

    同样被“挥之即去,召之即来”的还有周邦彦。

    和舒亶不同,周邦彦是在神宗薨逝的元佑更化中被驱逐的。

    公元1088年。

    神宗薨逝后数年间,支持旧党的向太后起用司马光,新法全面废除,旧党纷纷被召回,新党则流散四方。

    被挤出京城的人里,就有周邦彦。

    很多人记得“纤指破新?#21462;?#30340;香艳,却很少人想到,清真也曾在新旧党争的漩涡里浮沉。

    他也曾有一番凌云志向。

    二十八岁时,周邦彦向宋神宗?#20303;?#27764;京?#22330;罚?#27468;颂新法,因而大获赏识,从太学诸生直升为太学正。

    如今,他三十三岁,新法尽?#24076;?#26032;党尽贬,他被?#23545;?#22320;赶到庐州(今安徽?#25103;剩?#33606;州(今属湖北)、溧水(今属江苏)等地任?#21834;?/span>

    被驱逐的凄惨,周邦彦和舒亶是一样的。

    后?#27492;?#20204;被召回的原因也一样——哲宗亲政了,需要用人,用新?#22330;?/span>

    前度刘郎重又来,但,他为何觉得如此陌生?

    ?#25937;?#40857;吟  大石春景】  周邦彦

    章台路。还见?#21490;?#26757;?#36965;?#35797;花桃树。愔愔?#33618;?#20154;家,定巢燕子,归来旧处。 黯凝伫。因念个人痴小,乍窥门户。侵晨浅约宫黄,障风映袖,盈盈笑语。 

    前度刘郎重到,访邻寻里,同时歌舞。唯有旧?#20202;?#23064;,声价如故。吟笺?#28526;剩?#29369;记燕台句。知谁伴、名园露饮,东城闲步。事与孤鸿去。探春尽是,?#27515;?#24847;绪。官柳低金缕。归骑晚、纤纤池塘飞雨。断肠院落,一帘风絮。

    汴京城再不是熙宁年间“总把新?#19968;?#26087;符”的汴京了!

    访邻寻里,再没有那些?#23601;?#36947;合、热血改革的伙伴。

    从此,他专注于写词,成为徽宗年间国家最高音乐机关──大晟府的提举官。

    学得文武艺,货与帝王家——从此他只卖才情予皇帝,不再卖他的一腔抱?#28023;?#32780;词史,给了他一个这样的?#20848;郟?#21335;北两宋,得?#25163;?#22823;成者,惟清真一人而?#36873;?/span>

    公元1093年。高太后薨?#29275;?#23435;哲宗亲政。

    公元1094年。宋哲宗改年号为绍圣元年。

    高太后时期,哲宗整整看了八年旧党大臣们上奏的臀部和背影,看够了的他,一亲政就把那些大?#35760;?#36880;到天边,极力重用新党,并逐一?#25351;?#26032;法。

    天地又一次翻覆,许多重臣的政治命运又走向了拐点。其中就有秦观。

    从这年开始,秦观人生中最?#32479;?#30340;日子来临了,一贬再贬,先是被贬为杭州通?#26657;?#21518;来又贬处州,再又贬到郴州时,已是三年后了。

    【踏莎行  郴州旅舍】  秦观

    雾失楼台,月?#36234;?#28193;。?#20197;?#26395;断无寻处。可堪孤馆闭春寒,杜鹃声里斜阳暮。 

    驿寄梅花,鱼传尺素。砌成此恨无重数。郴江幸自绕郴?#21073;?#20026;谁流下?#29020;?#21435;。

    这位写出“金风玉露一相逢?#34180;?#20108;十余岁就跟随苏轼的才子,到此是否自悔为官误身?

    他从未想过,此生,他竟会如此,身不由己,在波峰?#24605;?#19978;颠踬。

    这样的颠踬何时是个头?谁也不知道!

    公元1097年,秦观贬居郴州。黄庭坚贬居黔州。苏轼贬居惠州。

    公元1098年,秦观从郴州再贬至横州,黄庭坚由黔州再贬至戎州,苏轼?#34923;?#24030;再贬至儋州。

    公元1100年,哲宗薨,其弟徽宗即位。向太后临朝听政。又一次的,新党被贬斥,旧党被召回。

    秦观死于召回的路上。

    苏轼也在召回的路上,闻讯大哭,两日水米不进。一年后,苏轼也死了。

   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么?

    没有!

    公元1101年。

    徽宗全面亲政,为了调和历史积累下?#21561;?#20803;祐派(旧党)和绍圣派(新党)的矛盾,平息两派之间的“朋?#22330;?#20043;争,决定折中兼容“元祐”与?#21543;?#22307;”的施政方针,同时,决意起用变法心志坚决的蔡京来?#25351;次?#23425;新法。

    公元1102年。

    新党再掌权,旧党再失势。

    ?#23545;?#31056;党人碑》立起来了——开始是119人,列出的是?#20843;性?#20803;祐朝名列贬谪之籍而在元符末年?#25351;?#23448;?#23433;?#24403;的人”,后来牵连到309人。在这块碑上,司马光、苏轼、秦观分别?#29020;?#23472;臣第一名、待制以上官员第一名、余官第一名。

    据说,设立党人碑是叶梦得的主意。

    叶梦得有才。他写出?#20843;?#36215;流?#27827;鎩?#30340;时候,据说才十八岁。

    ?#31454;?#26032;郎】  叶梦得

    睡起流?#27827;錚?#25513;苍苔房栊向晚,乱红无数。吹尽残花无人见,惟有垂杨自舞。渐暖霭、初回轻暑,宝扇重寻明月影,?#20826;?#20405;、上有乘鸾女。惊旧恨,遽如许。

    江南梦断横江?#33606;苏?#22825;、葡?#39068;?#32511;,半空烟雨。无限楼?#23433;?#27874;意,谁?#21830;O花寄取?但怅望、兰舟容与,万里云帆何时到?送孤鸿、目断千山阻。谁为我,唱金缕。

    ?#31471;?#21490;  强渊明传》里说:强渊明与其兄浚明及叶梦得,与蔡京是死?#22330;?#31435;元祐籍、分三等定罪,就是他们三人所为。

    叶梦得早年和章惇、蔡京都关系密?#23567;?#34081;京对叶梦得有知遇之恩。章惇的儿子章持和叶梦得是同年(绍圣四年进士),章惇的孙子章冲是叶梦得的女婿。

    后人因此认为叶梦得是绍圣余党,直到南渡以后,对梦得的评议也十分不堪。

    但叶梦得和元佑党人的关系一样密?#26657;?/span>

    他的母亲,就是苏轼门人晁补之的二姐,他算得是晁补之的外甥。

    元佑党人碑上,一样列着晁补之的名字。

    公元1102年九月,徽宗御书立碑,十月,晁补之罢官归里。

    晁补之诗学?#36213;?#26126;。

    ?#23637;?#21518;,他索性自号归来子,在山东巨野的东皋老家修葺归来园,种杨柳、耕地、喝酒,过起?#36213;?#26126;式的隐?#21487;?#27963;。

    ?#20037;?#40060;儿  东皋寓居】    晁补之

    买陂塘、旋栽杨柳,?#32769;?#28142;岸江浦。东皋嘉雨新痕?#29301;初?#40557;来鸥聚。堪爱处。最好是、一川夜月光流?#23613;?#26080;人独舞。?#26410;?#24132;张天,柔?#40510;?#22320;,酒尽未能去。 

    青?#21271;唬?#33707;忆金闺故步。儒冠曾把身误。弓刀千骑成何事,荒了邵平瓜圃。君试觑。满青镜、星星鬓影今如许。功名浪语。便似得班超,封侯万里,归计恐迟暮。

    晁补之本该是个状元。

    神宗元丰年间,晁补之举进士、试开封及礼部别?#28023;?#30342;是第一,可惜,当阅卷官把晁补之的策试卷子?#21490;畹接?#26696;上,神宗的御笔?#21561;?#25104;了开封人时彦。

    状元之名被御笔点掉了,?#36824;?#29366;元之才还是牢牢地跟着他。

    人人都知辛弃?#30149;?#25720;鱼儿  更能消几番风雨》?#21561;?#22826;好,被后来名家疯狂仿写,其实辛词的源头,还在晁补之这里。

    山东巨野的晁?#24076;?#26159;北宋名门、文学世家。祖先可上追到?#27827;?#20351;大夫晁错,满门星光?#28872;?#26177;补之、晁说之、晁祯之都是当时有名的文学家。

    若不是这些哥哥们星光太耀眼,晁冲之原该也是大出风头吧。

    晁冲之是晁补之的堂弟。

    在一轮又一轮的谪贬放逐中,晁冲之早早离了这趟混水,二十四岁便在阳?#36291;?#33576;山隐居,自号具茨。

    ?#36824;?#19990;事无常,徽宗即位初年,他随召回的旧党返京,在京师一住就是很多年。

    【临江仙】  晁冲之

    ?#28270;?#35199;池池上饮,年年多少欢娱?别来不寄一行书。寻常相见了,犹道不如初。

    安稳锦屏今夜梦,月明好渡江湖。相思休问定何如。情知春去后,管得落花无?

    西池就是汴京的金明池。

    晁冲之在汴京和江子之、吕本中一度玩得很?#32781;?#20197;后他离开以后,甚是怀念,给江子之的诗词里,经常殷殷叮嘱“如?#25105;?#23383;无?#34180;ⅰ?#21035;后君须?#19988;?#20070;?#34180;ⅰ?#21035;来不寄一行书?#34180;?/span>

    公元1103年的时候,晁冲之正在汴京。

    公元1104年。

    宋徽宗又颁布新的禁令:元祐党人?#25317;?#19981;得在京居住。

    因为这个诏令,一位史上著名的?#25490;?#34987;迫离京。

    身为元佑党人李格非的女儿,李清照虽然已和赵明诚结婚三年,且公公赵挺之也是高官,却还是被迫遣离京城,回到原籍明水居住。

    徽宗的诏令十分?#37327;獺词?#33410;?#25214;?#19981;许党人?#25317;?#25797;自回京,于是这年重阳,孤身在外的李清照给赵明?#38686;?#20102;一首【醉花阴?#27994;?#22996;屈地述说伶仃之苦。

    【醉花阴】  李清照

    薄雾浓云愁永昼,瑞脑消金兽。佳节又重阳,玉枕纱橱,半夜凉初?#28014;?/span>

    东篱把酒黄昏后,有暗香盈袖。莫道不销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

    年轻的李清照不知道,这阵稍凉的秋风,比起将?#21561;?#29378;风暴雨来,真的是要温柔多了。

    数十年后,她将要承受的,是生命之沉重,不能承受也罢,咬牙承受也罢,她都不得不担负起来,担负起她大宋朝第一?#25490;?#30340;使命。

    公元1105年。

    宋徽宗再下诏令,全国大赦,特许被贬逐的元祐党人向内地调动。

    五月初?#29275;?#29305;赦令下,五月三十,黄庭坚病死于宜州贬所。

    这个八岁就自称?#25670;?#22312;人间”的早慧的孩子,二十八岁被苏轼赞?#23613;?#36229;帙绝?#23613;?#29420;立万物之表”的出名的才子,在相继送走秦观和苏轼以后,也拂袖离去。屈指算来,他谪在人间已六十一年。

    早在这年春天的时候,黄庭坚曾写下一首送春词。

    【清平乐】  黄庭坚

    春归何处。寂寞无?#26032;貳?#33509;有人知春去处。唤取归来同住。 

    春无踪迹谁知。除非问取黄鹂。百啭无人能解,因风飞过?#24040;薄?/span>

    真像是谶语呵!

    北宋词的春天,渐风雨飘零,春归无处。

    自1100年赵佶登位开始,1100年秦观卒,1101年苏轼卒,1105年黄庭坚卒,1110年晏几道、晁补之卒。

    数年间,多少风流,都被雨打风吹去!

    自此,苏门诸君子,?#24615;?#19990;的,就余下张耒、李之仪少少数人了。

    张耒也是二十啷?#24444;?#30340;时候就开始追随苏轼,和秦观、晁补之黄庭坚并称苏门四学士。苏轼的词集里,有很多写给“张文?#34180;?#30340;,文潜,就是张耒的字。

    因为追随苏轼,张耒三次被贬到黄州。身为逐?#36857;?#20182;不得住官舍和佛寺,只能在柯山?#23472;?#23627;而居,此后自号'柯山'。思念妻子时,他写了这首【风流子】。

    【风流子】  张耒

    木叶亭皋下,重阳近,又是捣衣秋。奈愁入庾肠,老侵?#32034;蓿?#35881;簪黄菊,花也应羞。楚天晚,白苹烟尽处,红蓼水边头。芳草有情,夕阳无语,雁横南?#37073;?#20154;倚西楼。

    玉容知安否?香笺共锦?#37073;?#20004;处悠悠。空恨碧云离?#24076;?#38738;鸟沉浮。向风前?#23194;眨?#33459;心一点,寸眉两叶,禁甚闲愁?情到不堪言处,?#25351;?#19996;流。

    张耒和李之仪是幼年好友。

    六岁时,张耒随父亲迁居楚州,受业于山阳学馆。那时候李之仪十岁,因祖父在楚州当官,也在山阳就读。

    同属元佑党人,他们的?#36865;?#37117;起起落落。

    公元1106年。

    徽宗诏除一切党禁,张耒得以自黄州回到故乡淮安,而李之仪则复官,携妾杨姝移居金陵。路过长江时,李之仪为杨姝写下那首著名的“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?#30149;薄?/span>

    ?#38745;?#31639;子】  李之仪

    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?#30149;?#26085;日思君不见君,?#24808;?#38271;江水。 

    此水几时休,此恨何时?#36873;?#21482;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?#23478;狻?/span>

    杨姝,是太平州的官妓。

    前后贬到太平州的黄庭坚和李之仪都与色?#31449;?#20339;的杨姝交情甚深。不同的是,黄庭坚对杨姝甚为超达,而李之仪则对她一见倾心。

    太平州的那四年,对李之仪?#27492;?#24182;不太平。

    第一年,儿媳去世;第二年,自己生病;第三年,相濡?#38405;?#30340;妻子胡淑修和唯一的儿子李尧?#20852;?#20102;;第四年初,满身生癣疮,命悬一线。

    幸好,杨姝出现了。

    李之仪纳杨姝为妾的时候,大?#22025;?#21313;九岁,杨姝十八岁。后来幼子尧光就是杨姝所生。

    但杨姝和尧光的名?#21482;?#30041;下来载入国史,不是因为这首词,而是因为——政和三年,李之仪因与郭祥正交恶,郭向蔡京诬告尧光非李之仪所出,李之仪竟因此受审,削职为民,耸动一时。

    数年以后,李之仪去世,杨姝独自带着尧光生活,境况大抵是凄凉的,与李之仪生前有过交往的周?#29616;?#24863;慨:“清歌?#32479;?#23567;蛮犹在,?#24080;?#26792;花雨?#34180;?/span>

    周?#29616;?#22312;李之仪生命的最后三年出现,他是李之仪的友人,还是弟子?也许,两者都有吧。

    公元1114年。

    周?#29616;?#31532;一次拜谒李之仪。

    少年周?#29616;ィ?#26366;对苏门诸君子怀有长久而强烈的倾慕。奈何,却屡屡错过——

    十二三岁的时候,张耒贬在宣州,但张耒当时?#37027;?#19981;好,周?#29616;?#33258;己也还小,没有机会见到。

    十五年后,黄庭坚贬到太平州,他要去拜谒的时候,黄庭坚却离任了。

    又数年,终于等到了李之仪贬来太平州。

    政和四年七月十四日,三十三岁的周?#29616;?#31532;一次拜谒李之仪。两人一见如故,相谈甚欢,周?#29616;?#28382;留十余日才离去。某种意义上说,周?#29616;?#21487;以算是苏门的再传弟子。他的诗法,得之于李之仪甚多。

    但周?#29616;?#30340;词法?#21561;?#20043;于晏几道。

    【鹧鸪天】  周?#29616;?/span>

    一点残红欲尽时。乍?#39592;?#27668;满屏帏。梧桐叶上三更雨,叶叶声声是别离。 

    调宝瑟,拨金猊。那时同唱鹧鸪词。如今风雨西楼夜,不听清歌也泪垂。

    他自己说:少年时我酷爱小晏词,所?#38405;?#26102;候的词,经常有模仿他的。

    细瞧他的句子,他的意?#24120;?#26159;不是和小山很象很象——果然不愧是小山的粉丝。

    三年后,周?#29616;?#31532;二次拜谒李之仪,不久,李之仪过世。

    又三年,天下开始乱了,方腊起事,周?#29616;?#25658;全家逃往山区避乱。

    公元1120年。

    就在周?#29616;?#36867;难的这一年,大晟府开始裁撤冗?#34180;?/span>

    简单说,大晟府是全国最高级的官办作词机构。文艺皇帝徽宗网罗来一批懂音乐的词人,写新词、造新声。其中尤以万俟咏最为绝出。

    据王灼记载,万俟咏的词在北宋红得发?#31232;?/span>

    《碧鸡漫?#23613;?#37324;说:每出一章,信宿喧传都下。

    《中国古代文学事典》也说:每出一词,次日?#35789;?#20256;于都城。

    【长相思  雨】  万俟咏

    一声声,一更更。窗外芭蕉窗里灯,此时无限情。

    ?#25991;?#25104;,恨难平。不道愁人不喜听,空阶滴到明。

    王灼说他是“元佑时诗赋老手”,但屡试不第,于是绝意仕进,?#37027;?#27468;酒,自号“大梁词隐?#34180;?#20498;是很有些像柳永的。

    南渡以后,万俟咏很不得意。

    他的集子也没有传下来,他是有集子的,?#23567;?#22823;声集》。

    万俟咏入大晟府为制撰,大约有五六年的时间。大晟府裁撤冗员的时候,他已离开了,正任秦川茶马司干当公事。

    后来大晟府因为金兵南下彻底关门,那是公元1125年的事了。

    公元1125年。

    是年金兵南下、大晟府关门,但七十四岁的贺铸并未见到,他早于春二月病故于常州的僧舍。

    七十四年的人间路,于贺铸,当是解脱吧。

    回望来处,那个曾“交结五都雄?#34180;ⅰ?#20384;气?#19988;?#24231;”的少年,生来便具异相——身量高,面色铁中透青,双?#38469;?#31435;,?#32568;派?#20240;果断的煞气。他还是宋太祖贺皇后的族孙,妻子亦出自宗室。

    但年少时的凌云?#25345;荆?#26368;后俱化作了黄粱一梦。

    也许因为北宋立国的根本是重文抑武,或者是朝廷严控外戚干政,又或者是贺铸自己性格上的原因?

    总之贺铸愈来愈对?#36865;?#28784;心,?#21561;?#31163;休年龄便早早辞?#22467;?#23450;居苏州。

    他最有名的那句“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”,就写在苏州横塘。

    【青玉案】  贺铸

    凌波?#36824;?#27178;塘路。但目送、芳尘去。锦瑟华年谁与度。月桥花?#28023;?#29712;窗朱户。只有春知处。

    飞云冉冉蘅皋暮。?#26102;?#26032;题断肠句。若问?#26143;?#37117;几许。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。梅子黄时雨。

    因为这首《青玉案?#32602;?#36154;铸被称为贺梅子,永留词史。

    而他的生命,定格在?#21496;缚?#20043;变的前两年。

    此?#20843;?#24180;,周邦彦已经去世了。

    没有?#21561;?#21271;宋的灭亡,不用经历兵乱中的逃窜,这是他们的幸运。

    公元1126年。

    金兵再?#25991;?#19979;。

    公元1127年。

    金兵攻破汴京,?#32538;?#20043;乱爆发。

    ?#24615;?#22823;乱,无数人避战南渡,?#20174;?#19968;支人马北上。那是被押解的宋徽宗父子。

    宋徽宗赵佶与其子钦宗赵桓此时已不是皇帝了,他们是金兵的俘?#30149;?/span>

    北宋,亡了!

    金帝将汴京城掳掠一空,将徽钦二帝,连同后妃、宗室、百官,以及教坊乐工、?#23478;展そ彻?#19977;千余人,并法驾、仪仗、冠服、礼器、天文仪器、珍宝玩物、?#22987;?#34255;书、天下州府地图、书画珍藏等等,全部押送北方。

    钦宗沿郑州北?#23567;?/span>

    徽宗自滑州北?#23567;?/span>

    那时正是四月,路上杏花盛开,徽宗见了,禁不住百感交集。

    【燕山亭  北行见杏花】 赵佶

    ?#30473;?#20912;绡,轻叠数重,淡著胭脂匀注。新样靓妆,艳溢香融,羞杀蕊珠宫女。易得凋零,更多少、无情风雨。愁苦。问院落凄凉,几番春暮。

    凭寄离?#25303;?#37325;,者双燕,何曾会人言语。天遥地远,万水千?#21073;?#30693;他故宫何处。怎不思量,除梦里、有时曾去。无据,和?#25105;?#26032;来不做。

    他若是细想,也许会觉得历史何其重复。

    一百多年前——

    也有一位君王带着三千多人北上,那是吴越国的君主钱弘俶。

    而另两位被北宋灭了国、俘虏北上的后蜀君主和南唐君主,和他一般才调绝?#20303;?/span>

    车马辚辚,愈去愈远。

    也许徽宗心中仍然存着“愿我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皇帝”的念想,但赵构,?#35328;?#20020;安建立了新的宋朝。此后北宋的春天只能存在佶梦中。

    真个是萋?#36335;?#33609;忆王孙。

    那些年光芒耀目的文采风流,到此,终于尽了。

    春归何处?是渡江天马南去了么?

    宋 刘松年 《西园雅集图》局部

  2. 七乐彩走势图(带连线)

      <meter id="rzacx"><strong id="rzacx"><dl id="rzacx"></dl></strong></meter>
      <output id="rzacx"></output>
      <code id="rzacx"></code>
      <meter id="rzacx"></meter>
    1. <label id="rzacx"><sup id="rzacx"></sup></label>

      <big id="rzacx"></big>

        <meter id="rzacx"><strong id="rzacx"><dl id="rzacx"></dl></strong></meter>
        <output id="rzacx"></output>
        <code id="rzacx"></code>
        <meter id="rzacx"></meter>
      1. <label id="rzacx"><sup id="rzacx"></sup></label>

        <big id="rzacx"></big>

        内蒙古快3三同号通选预测 北京快三开奖助手免费 点波王一波中特 鞍山福彩中心电话 河北快3带时间的开奖结果 缤纷二分彩走势图 怎样注册广西快三 双色球专家空心菜分析 福建体彩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22019209 排列五走势图乐和彩 梦幻诈金花类似的游戏 五分彩万位大小怎么看 台湾六合彩 新疆11选5开奖助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