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rzacx"><strong id="rzacx"><dl id="rzacx"></dl></strong></meter>
    <output id="rzacx"></output>
    <code id="rzacx"></code>
    <meter id="rzacx"></meter>
  1. <label id="rzacx"><sup id="rzacx"></sup></label>

    <big id="rzacx"></big>

    分享

    更多

       

    人类根本不懂猪!

    2019-04-23  ?#20064;?#26356;

    伟大的二师兄推动人类前?#23567;?/p>

    越狱飞猪

    我是一?#20998;?#21326;田园猪。字豕,号彘,别称刚鬣,洋名佩奇。

    昨夜凌晨,我一个5?#23383;?#36305;弓步弹跳从猪栏里逃脱了。

    【1】

    前天晌午,猪倌王五从村口领来三四个汉子,一边笑眯眯瞅着我一边挨个散烟。我知道他们要动手了。

    他们低估了我的实力。

    传统抓猪的压头拴脚根本制不住我,我身上流着四分之一纯种野公猪的血统,10%的体脂率相当于人类有八块腹肌的健身猛男,爆发力比?#30053;?#30701;跑选手慢不了多少,嚎起来像喷气式飞机。

    王五没?#31995;?#25105;这么猛。

    在他眼里,我和我的猪友们是一群脑满肠?#25163;?#30693;道在泥浆里打滚天天喝尿嚼屎的蠢货。

    我们的终极价值是提供动物蛋白,有些人甚至连我们的肉?#35760;?#19981;?#24076;骸?#25105;不吃那些连自己的粪便都分辨不出的动物。”[1]

    说这话的?#31995;?#26292;露智商了。

    人的嗅觉距离是多少?5米?6米?我绝大多数同伴一低?#32938;?#33021;辨别地下1/3米处埋着地鼠还是矿物,一抬?#32938;?#33021;嗅到1600米之外的掠食动物。我们的嗅觉至少和猎犬一样好。[2]

    吃?#28023;?#20320;以为我们是狗?

    即使再饿,我们也只选择干净食物,我爷爷当年在野外捡到果子都会带到小溪边冲一冲再吃,后来它给人类的陷阱套住,被迫和村里的母猪杂交,从此被困在七尺见方的猪圈里配种。

    我从出生就和14个兄弟姐妹在屎尿屁里踩踏拥挤,夏天的猪圈就是生化武器,蚊虫成?#28023;?#25955;热困难,我们汗腺不发达,打滚是为了裹点泥巴在身?#24076;?#38450;晒降温还能驱蚊防叮。

    洗澡是不可能的。王五只给他的癞皮狗洗澡。

    抓捕我的行动失败后,王五蹲在门口霍霍磨?#21486;?#33300;狗在旁摇尾助威。我知道,他们在酝酿着下次围剿;再不?#20248;埽?#25105;很难活过本命年。

    我所在的猪圈围墙高2米,我爷爷当?#26165;?#36731;松松三米跨栏,我爸因为繁重的交配劳动累垮了身体,到我这一代已经发育成人类想要的膀大腰圆早熟易肥。

    就在其他兄弟姐妹们半年暴增200斤时,我多运动、勤锻炼、少谈?#34507;?#25991;武双全,一切都为了这次越狱。

    【2】

    同伴们似乎觉察到了我的意图,大家秘而不宣。

    我们猪科自古就是大族群生活,有类似象群高度发展的组织结构,很有协作精神。我们的脑构成和人类极其相似,我们海马体发达,长期记忆惊人,感情细腻丰富,只要经过训练,我猪一族能缉毒,能搜捕,甚至能和人类组队打电游。

    科学研究证明,猪的智商碾压猫猫狗狗。[3]

    这么高的智能为什么看不出来?

    养狗的天天陪着狗玩儿,养猪的天天干嘛?没?#38706;?#25265;着我们玩儿?所以不是我们没表现出来,而是人类根本不注意,天天琢磨怎么往猪身体里注水。[4]

    我无意针对狗。

    中国有超过6亿只猪,几乎全是食物。中国有超过1.5亿只狗,基本都是宠物。

    这是历史的巧合还是道德的沦丧?

    数百万?#26165;埃?#25105;的表亲还和野牛一样大,长3米,重900多公斤;在其他有蹄类动物啃着现成的牧草时,我的祖先率先奔向野外,主动觅食,探索世界,以超强的求生力和野战力成为地球上分布最广的哺乳动物之一。

    直到一万?#26165;?#25105;们被人类逮回?#25671;?#36523;型变得矮胖,食肉变成吃草,性情变得温和,繁殖变得紊?#25671;?/p>

    我听回村过年的种猪说,城里的养猪场,公猪和母猪终生不能自然交配,只能在发情期互相看着对方,由人类完成输精。很多精?#22478;?#24180;还没尝过?#34507;?#30340;滋?#27602;?#34987;阉割。

    这简直灭绝猪性。

    一万年了,人类发明了一万种我们的吃法,却很少考虑我们的活法。

    而狗呢?

    万年来经过人类驯养和杂交,导致有些种类变得越来越可爱,保持大眼、小巧等?#28363;?#29305;征,有些则由人为干预进化成追踪、牧羊等功能犬。

    人类选择了狗来伴护,所以整个人类社会对狗的认可度高。人类选择了猪来吃肉,所以人类只希望?#25163;?#28385;圈。

    甚至,我们无数同胞的猪嘴被做成外焦里嫩的油炸狗粮。?#26102;?/p>

    作为动物界繁殖力、求生力、智慧力最顶尖的种族之一,我们被强行安排在食物链最底端。吾辈愧对祖先!

    中国每年要吃掉6亿头猪。吃得太多了,养不过来了,逼得首富都要去养猪。[5]

    几乎没有一头猪能活着过年,尽管我们的寿命长达20年。

    本是同根生,吃我何太急。

    人类早已忘却,猪是最像人类的动物之一。除了非人类灵长类动物,基因上与人类最相近的是猪。

    我们的某些重要器官与人类几乎完全相同,?#33041;?#21313;分相似,冠状动脉几乎一模一样,躯干大小几乎相同,我们和人类吸入几乎等量的氧气,也和他们同时劳累。

    就体内构造而言,猪就是趴着的人。

    可是人类根本不懂猪。

    这些年来,医生们在我的同胞身上进行了无数能应用于人体的新疗法,所有冠状动脉装置需先装入猪体内测试后才能用于人,猪捐献皮肤给烧伤病人,捐角膜细胞给眼睛受损者,捐胰脏细胞给糖尿病人,捐脑细胞给帕金森病患者……

    猪是人类的救命恩人。

    我们为人类提供了最多的优质蛋白和必需脂肪酸,我们的脑子很可能帮人类解开人脑的秘密,我们的感情生活能揭开人类的感情之谜——不要再用猪脑子骂人了,这侮辱了猪。

    我们不懒,不蠢,不脏。我们不比任何家畜低等。

    我们在医学上能救人类的命,在饮?#25104;?#33021;补充人类的营养,我们无所不在且生生不息,所以究竟谁才是人类的好朋友?

    只要有人愿意训练我们,我们可以细腻地感受对方的情感,陪伴或安慰,嬉戏或表演,摇尾巴或摆耳朵,野外搜捕甚至缉毒。我们有很多同伴在海关?#26412;?#29482;,在新西兰当宠物,在北?#26469;?#26519;里上撒?#21486;?#22312;非洲草原上和狮子作?#20581;?/p>

    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。

    【4】

    夜幕降临,猪圈里有一股超乎寻常的静谧默契,同伴们像往常一样睡在各自的位置?#24076;?#30041;出了那块我以满身伤痕赢得的地盘。

    我是这个圈的头猪。除了武力值,主要靠脑袋。

    从猪圈这头到那头有四五米宽,足够助跑。关键是我能不能跳出栏杆。

    祖父当年被从野外抓回来时,三拳两腿踢翻了水缸撞碎了玻璃,必须用4米高的围栏才能圈住。我没有他的苗条身姿和发达肌腱,而且我是近?#21451;邸?/p>

    最佳起跳点是我大弟的卧?#20581;?#20804;弟同心,它将是我的垫脚石、起跳器。

    入夜渐深,我支起耳朵探测一番,王五起鼾,确?#20064;?#20840;。

    起跑、垫脚、弹跳、抓栏、蹬墙,一气呵成!大弟挨了我两记飞腿之后发出沉闷的?#21307;校?#20294;它只用了三成肺活量,不足以吵醒王五酣睡。

    可恶的癞皮?#33539;?#22312;黑影里朝我狂吠。千钧一发,我没工夫?#24080;八?/p>

    我撞开?#22909;牛?#35925;突狼奔在村道?#24076;?#20973;听觉和模糊的视觉辨别山的方向。

    我不小心踏进一条野河。河水凉爽沁猪心脾。

    我发现我会游泳,而且很在?#23567;?#25105;洗了有生以来第一个澡。

    ?#19995;?#35745;划,我应当一路向?#20445;?#37027;里有连绵的高山丛林,是我祖父最初生活的地方,也是我?#30007;?#24565;念的自由之乡。

    然而我找不着北。

    我们猪科的嗅觉比狗发达数?#21486;?#27604;人类高8?#21486;?#25307;风的耳廓和深邃的耳腔保证了听觉灵敏。可是眼神属实差。

    因为长期圈养,光线不佳,很多家猪都是大近?#21451;邸?#21152;上我们的颈椎是直的,肉又厚,几乎很?#28895;?#22836;,所以看不到身后和?#33539;?#30340;视野。

    关在猪圈里的猪,只?#20449;狼交蛺上率辈?#33021;看一眼蓝天。

    因此,我们更多靠嗅觉、听觉和位置记忆能力辨别方位。

    猪,尤其是野生状态的猪,具有很强的空间记忆能力。我们一出生就靠自己断脐带,找母乳,一窝十几仔,各自记奶,打乱顺序后依然只寻找自己的奶头——猪圈比人类社会和?#22330;?/strong>

    对于?#19979;罰?#25105;祖父当年有一种本事,野外长途旅行?#26412;?#26377;感知磁场的能力,身体里?#36335;?#26377;个罗盘,天生能辨别南北。当年他在野外?#38431;?#30561;觉时身体永远横陈南北。

    我们还有一位先祖,曾凭借超凡的方位感一路向西,跟猴子一起帮人类取快递。

    可惜我丢了前辈们的本事。

    我?#28216;?#20986;过门,?#28216;?#30331;过山,?#28216;?#35748;过路。现在,我只能嗅着?#39134;?#30340;牛羊粪味儿摸索前?#23567;?/p>

    一边走,我一边盘算今后的生计。

    【5】

    我们是杂食动物。曾以肉食为主,后来被?#34987;?#20026;草食。

    在野外,我们吃鸡鸭,逮蛇鼠,找?#29699;荊?#25235;野兔,没有这些,野果、青草甚至树根,皆可果腹。

    我们不是吃素的,OK?

    我们肠胃好得很,牙口好得很。我们是唯一从娘胎里就长有利齿的哺乳动物。野猪的獠牙可以捅出豹子的肠子,只有家猪被?#26377;?#21098;断牙齿,终生只能舔猪槽拱猪圈。

    獠牙还不是最有力的武器,我们最有力的是鼻子。

    猪鼻是天生神器,能充当嗅闻工具、铲子、挖掘机,强有力的肌腱让猪鼻成为活生生的推土机,能移动混凝土,连根拔树,挖洞填土,拱翻天?#23567;?/p>

    然而这些都跟我没关系。

    经过三代杂交,我的鼻子变塌变短,体型上也失去了祖父倒三?#20999;?#30340;健美身材。

    现在的我,可能干不过一条蟒蛇,遑论一条猎犬。我需要?#21483;?#27531;存的四分之一野生血脉。

    很多被人工饲养繁殖的动物,放生就等于放死。银狐、貂、?#36136;蟆?#22823;壁虎、麻雀,这些动物被?#34987;?#21518;就成了二级残?#24076;?#19968;旦回到自然界不是饿死病死、就是成了天敌的美味。

    但猪不一样。即使是家猪,也?#28216;?#22833;去野性。

    我们逃?#25581;?#22806;后,不仅能重新生出又长又粗的鬃毛,还会?#24052;?#35269;食、拾草搭?#36873;?#28216;泳捕鱼。

    更秀的是,我们变短的猪鼻子会重新变长变?#29627;?#36830;头盖骨都能逐渐返祖,从怂塌塌的模样恢复成?#20132;?#23574;利的铲子形状。

    能在一生中发生如此大的性状变化,甚至改变自?#21644;?#30422;骨的形状,这种能力除了猪,没有谁。[2]

    在所有驯养动物中,猪能最快适应野外生活。一头“越狱猪”的体重能达到家猪的数?#21486;?#25104;年后甚至能长到500公斤以上。

    人类花了一万年?#34987;?#25105;们,而返祖只需要几个月。我们是顶级求生者。

    一头公猪逃出猪场,不出几年,附近?#35282;?#37324;就可能诞生一头威震四方的半吨?#36136;蕖?/p>

    所以,只要我能躲得过人类的追缉,短则一两年,最慢三四年,我将从一头邋遢的牲畜恢复为真正的猛兽。

    届时,什么赵四王五,什么猫猫狗狗,非我族类,皆可盘。

    最后,愿我?#29240;?#20301;:

  2. 七乐彩走势图(带连线)

      <meter id="rzacx"><strong id="rzacx"><dl id="rzacx"></dl></strong></meter>
      <output id="rzacx"></output>
      <code id="rzacx"></code>
      <meter id="rzacx"></meter>
    1. <label id="rzacx"><sup id="rzacx"></sup></label>

      <big id="rzacx"></big>

        <meter id="rzacx"><strong id="rzacx"><dl id="rzacx"></dl></strong></meter>
        <output id="rzacx"></output>
        <code id="rzacx"></code>
        <meter id="rzacx"></meter>
      1. <label id="rzacx"><sup id="rzacx"></sup></label>

        <big id="rzacx"></big>